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今天是爸爸节,谢谢妳们姊妹昨天送给我的漂亮的画。妳们的画比以前的好看,爸爸非常喜欢。因为缺水不能去游泳,很可惜,不然妳们会晒得更黑、更可爱、更健康。做个健康宝宝,不要让妈妈难过。阿君昨天发烧,现在全好了吧?弟弟越来越有意思,打扮成女生很可爱,是不是?你们要互相亲爱,就像爸妈一样,不吵不打架(至少,少吵架),好不好?祝你们活泼快乐!

爸爸”

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他是台湾少数令人尊敬的政治家-「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这是被拘禁在土城看守所时,「爸爸节」写给儿女的亲笔书信。

卢修一是台北三芝人,六岁时父亲因意外过世,身为家中独子的他,和母亲相依为命。高中时,他考入建国中学,因三芝路途遥远,只好寄住在舅舅家中。母亲为了筹措卢修一的学费,也到台北帮佣洗衣。

母子俩都到了台北城,但是卢修一的母亲从来都不愿意在台北和儿子相见。她是一位坚毅的台湾女性,自己辛苦没有关係,一心只希望儿子好,希望儿子不要为学费烦恼,能够有自信地生活。

当年大学联考是一道窄门,卢修一考取政治大学,母亲原本希望他念到高中就好,之后可以去金子店当学徒;卢修一坚持自己的理想,升大学的暑假,他到鱼市场打工,只为筹措自己的学费。不爱吃鱼的他,即便刮鱼鳞飘散出阵阵的鱼腥味,刮到都想吐了,他还是咬着牙、坚持下去,只为了朝自己的理想迈进。

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进入大学后,卢修一除了专注于课业之外,也身兼好几个家教。他知道,念大学要靠自己的力量,不能再带给母亲负担。

大学毕业、服完兵役,卢修一到文化大学攻读硕士,他的研究题目是「连雅堂民族思想之研究」,可看得出那时的卢修一堪称是「忠党爱国」。

取得硕士学位后,卢修一在文化大学担任讲师。讲师岁月没有很久,受到大学好友鼓励之下,他兴起赴欧洲留学的念头。他白天上班、晚上开始补习法文,为留学做準备。

凑足政府要求的两千美元保证金后,卢修一远赴比利时鲁汶大学攻读博士,他还是得靠自己打工,洗碗盘才能支应生活费。

初来乍到比利时,卢修一显得和其他留学生格格不入。满脑子「爱国思想」的卢修一,不能忍受留学生批判政府,在那时卢修一的心中,坚信着「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到欧洲一段时日后,卢修一接触到西方思潮,并且阅读到过去不曾阅读到的禁忌文章,对过去接受的教育逐渐产生怀疑。他加入比利时台湾同乡会,也与人在日本的独立台湾会创办人史明有了书信来往。

在欧洲留学的日子,卢修一遇见了他的终生伴侣陈郁秀,由于陈郁秀在法国修习音乐,他更毅然将学籍从比利时鲁汶大学转到法国巴黎大学。

卢修一在巴黎的博士研究主题非常大胆,是在台湾没有人敢碰触的「日据时代台湾共产党史」。卢修一想研究台湾当局刻意抹去的历史,却也为他引来后续的牢狱之灾。

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回国后,卢修一回到文化大学、陈郁秀则到师大教书,双双都有稳定的教职,两人看似就要展开安稳的生活。

孰料,1983年卢修一送女儿上学返家就遭警备总部情治人员逮捕,罪名是「叛乱罪」。即便陈郁秀和友人展开营救行动,卢修一仍遭判处「感化教育」三年。

恩爱的夫妻,只能透过监狱的小窗相见。陈郁秀再看到卢修一时吓了一大跳,卢修一几乎是一夜白了头髮。美满的家庭,从此出入都遭到情治人员跟监,彼此也只能透过书信往来,特定时刻才能探视。

政治博士卢修一,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他不愿假释,坐满了三年的牢。

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出狱之后,大学教授被贴上「政治犯」的终生标籤,根本没有学校敢聘请卢修一,他也找不到任何工作。

儘管环境再怎幺艰难,卢修一仍然坚持着:「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再怎幺样都要有大丈夫的气概,这也是他一生的人格和生涯的写照。

「天下没有什幺好事会平白掉下来,权利是争取来的。」卢修一这幺说。皇天不负苦心人,很快地,他在政治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解严之后,1989年立委增额补选,卢修一以「新国家的建筑师」为诉求,他希望人民能作岛屿真正的主人。第一次参与选举,就获得台北县第一高票当选立委,之后连任三届立委,他在立委任内积极推动「阳光法案」,包括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政治献金法等,为台湾刚起步的民主,立下良好的基础。

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受到乡亲爱戴的卢修一,不只专注在政治立法,他最重视台湾的文化深根。卢修一成立「白鹭鸶文教基金会」,希望能够让长期被忽略的台湾本土艺术文化得以保存,并且透过社会教育,让台湾文化能够发扬。

连任三届立委的卢修一,被视为未来台北县长的最热门人选。

然而,生命是如此无常。他发现罹患肺腺癌,并接受手术切除治疗。病情却依旧没有好转。卢修一说:「难捨能捨,来得去得」,他决定退出「台北县长」选举。

1997年台北县长选前最后一夜,卢修一抱着病体到了板桥苏贞昌的竞选晚会,生命就要走到终点的他,当着上万民众面前,跪了下来,诚心诚意地拜託选民。

卢修一无私坦蕩的真情流露,感动了好多人,他的惊天一跪,被认为是扭转选情的最重要关键。

隔年8月6日,卢修一病逝于和信治癌中心医院,享年57岁。

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他的政治生涯虽然只有短短10年,却写下最正向的典範,卢修一是台湾少数令人尊敬的政治家,人们这幺说:「如果白鹭鸶卢修一还在,台湾政治会更不同。」

台湾社会的记忆里,永远会记得这幺一位用心爱台湾的政治家,他像是纯洁的白鹭鸶,在风雨飘摇的恶劣环境中,始终坚持着公义,昂然飞行!

「你童心一笑,然后起身离席,化作白鹭鸶一只,在众人的仰望中,飞入我们的记忆深处。」

用心爱台湾⋯⋯永远的白鹭鸶卢修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