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挖掘兴趣生命色彩重现‧盲人学手艺自立自强

用心挖掘兴趣生命色彩重现‧盲人学手艺自立自强(槟城24日讯)完全失明的林媛心与许多失明人士一样,受到家人的极度保护,长期留在家里,没有朋友,也不曾打过工。但在39岁那年,她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踏出第一步,进入圣尼古拉盲人之家接受职业培训。经过多次挫败与不懈的努力,她不但成为盲人之家第一个学会烘製麵包的失明人士,如今还是一名实习按摩师,向世人证明残障人士也能自立自强。43岁的林媛心来自槟城,个性乐观和蔼。她接受《》访问时指出,她天生视力不佳,但她在婴儿时期的表现与一般婴孩无异,因此,家人浑然不知她的视力有问题。“直到2岁那年,母亲发现我捡东西时总要摸索一番才能捡到,送医检查后才发现我有视觉障碍。”往后的日子,林媛心的视力一点一点退化,直到25岁时完全丧失视力。“我现在只能分辨白天和黑夜,其余东西一概看不见。”未接受中学教育视力退化让林媛心错过接受中学教育的机会。她小学毕业后,母亲不放心让她搭巴士到较远的中学上课,于是把她留在家中打理家务。“妈妈以前是婴儿保姆,我在家帮她照顾宝宝,很少单独出门和接触社会。”她坦言,年轻时也想出外闯一闯,但因缺乏资讯,她不知该去哪里,加上担心外人不接受视障者,因此始终流于空想,没有行动。直到一名眼科医生向她介绍圣尼古拉盲人之家后,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去处。于是,她报读盲人点字班,从最基本的盲人课程上起。由于她学习态度良好,老师建议她报读烘焙班,为自己开拓更多可能。“当时我在懵懂之下报读只招收半盲人士的烘焙班。尝试几次后,烘焙老师发现我只能烘製麵包,不适合製作程序较複杂的蛋糕和饼乾。儘管如此,只要能学得一门手艺,我已经很满足了,何况烘製麵包的过程相当有趣。”此后,林媛心开始用心挖掘自己的兴趣,生命色彩重现,人也变得更乐观开朗。“以前的我几乎没有朋友,走出家里学习技能后,我除了对生活更有信心,社交圈子也变广了。”盼成专业按摩师目前,林媛心更有兴趣当一名专业按摩师。她在盲人之家完成一年的按摩训练课程后,便在院内的按摩保健中心上班,只要通过3个月实习期,就能成为正式按摩师。林媛心披露,学习按摩的过程有苦也有乐,初学时,她的手指常常脱皮红肿,特别是做脚底按摩,需要用更多力气,手指更容易受伤。“我现在有在外当兼职按摩师,有时会遇到一些顾客批评我的按摩技巧,但出社会就要做好面对这种情况的心理準备,所以我都能坦然接受。”她提到,母亲初时很反对她进入盲人之家,但现在很支持她,还说早就该让她去那里。“我希望盲人朋友不要封闭自己,应该勇于接受挑战,争取求学机会。上天遮住了你的眼,但遮不了你的视野。”圣尼古拉盲人之家培训逾百按摩师按摩是视障人士从事的热门行业之一,台湾着名视障歌手萧煌奇早年在盲人学校就读时就考取按摩执照,去年还投资“视障按摩会馆”,成为按摩店老闆。圣尼古拉盲人之家于2002年开设按摩训练班,至今已培训上百名专业视障按摩师。按摩老师尤索是天生全盲人士,按摩经验丰富。他指出,按摩讲究手力与技巧,这对惯于用手感受事物的盲人而言并不难,较难的是要熟记人体逾600个穴位,对初学者来说是一大挑战。他说,按摩训练课程为期一年,不收学费,课程内容包括脚底按摩、半身按摩、全身按摩、头部按摩及日式按摩等,学员每上4个月课要实习两个月。“由于教师有限,我们目前每年只能招收14名学生。学生结业后,有些会留在按摩中心任职(若有空缺),有些会到外面的按摩中心任职,有些则开设按摩中心。我们会协助他们,让他们可以独立谋生。”询及学员的就业机会多不多,他指出,随着国民健康意识提高,按摩业也随之兴旺,学员找工作越来越容易。“在年底学员结业前,一些按摩中心的业者就来这里寻觅人才了。”除了职业培训课程,盲人之家也让学员报读英文班、音乐班及健身班等课程,希望他们结业后,拥有健壮的体魄和多方面的能力,更容易融入社会。靠手艺赚钱生活有保障学会一技之长,往后的生计更有保障。按摩训练班的22岁女学员玛兹拉说,她天生失明,曾从家乡吉兰丹远赴柔佛和吉隆坡求学及学艺,来到槟城后,她终于找到满意的职业。“我相信按摩可带来稳定收入,维持我和家人的生活。我比较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按摩靠的是手艺,不必凡事听从老闆的指示。”圣尼古拉盲人之家的按摩保健中心自2008年开设以来,口碑越来越好,来客络绎不绝,每逢週末,按摩师几乎是从早忙到晚。尤索提醒公众,若要上门接受按摩服务,敬请提早预约(04-2290800)。/独家报导:蔡志玲‧2012.03.25

相关推荐